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我和岳母的小暧昧
我和岳母的小暧昧

我和岳母的小暧昧

第一章:岳母洗小鸡

  那天老婆做家务把腰拧了,岳母带她的孙子小华一起来看她。老天啊,小华调皮的不得了,一下咚咚的跑过去,一下又咚咚的跑过来,一下又跳到凳子上,简直就是猴子。岳母刚把一锅汤煮好提到台面上,小华就冲了过来,眼看一锅汤就到在他头上,我赶快用手把汤锅抱住。小华就没事了,我的双手可惨了,两个手又红又肿还有水泡。还好医生说,擦些药膏,不要湿水,过几天就好了。但大热天的,洗澡干什么的可就麻烦了。岳母过意不去,把小华送回去后,就前前后后的忙了起来。双手擦得都是药膏,干起什么事情都麻烦。自己到厕所拉尿,本来很容易的事情,手和小鸡鸡就是不配合,硬是把裤子拉湿了,从卫生间出来给细心的岳母看到裤子一块湿湿的岳母愧疚的说:“这件事情是我造成的,有什么干不了的,应该叫我来,我是你妈,那些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?”而后又到衣柜里找了干净的内裤和睡裤,帮我脱了弄湿的裤子,而后又用湿毛巾把我下面查了查,我好感激的望着岳母。

  又 过了一会,我红着脸小声说:“妈,我想拉尿。”那神态就和小时候叫妈妈拉尿一样。岳母和我走进厕所,帮我把睡裤退到下面,而后伸手从内裤的旁边掏出小鸡鸡,用手扶住我的鸡脖子,第一次女人看着拉尿因为兴奋,就是拉不出。

  我好害羞的解释说:“妈,我真的有尿的,就是拉不出。”我心里意思是,不是骗你的,那神态就像在母亲面前做错什么的。

  岳母轻轻的用嘴吹出“嘘嘘”的声音,就像小时候妈妈把尿那样,真是灵验,好快就拉完了。拉完后岳母还很熟练的摆几下鸡脖子,把鸡头上的尿摆掉,我惊奇的说:“妈,你怎么知道从旁边掏小鸡鸡,你们女人都是脱了裤子拉尿的,还知道尿完了要这样摆几下小鸡鸡的?”

  岳母用手轻轻的拍拍我的鸡脖子说:“你们男人就那点东西,一根棍棍挑着两个鸡蛋,妈那么大了有什么不知道的,都是过来人了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,还记得那次在厅里你光光的捂着小鸡鸡的样子吗?”

  到晚上要洗澡了岳母帮我把衣服全脱光,我举着手站在那里,一身暴露无遗。老婆还站在门口看热闹,我一个大男人光光的身子还把手举得高高的,心里气不打一个地方出说到:“你是看景啊,还是不放心我和妈呢?

  老婆醋意的说:”妈,你看他都说啥呢?“

  岳母只是笑着,用水把我淋湿了,把沐浴液抹上就洗起来。洗到下面,我自然的把腿夹紧,岳母笑笑说:”和小华一样调皮,有能耐把那东西藏起来啊。“我真的调皮的弓着屁股让小鸡鸡垂在两个腿之间,还好小家伙还没有反应,这样不用手帮忙也可以把小鸡鸡夹在大腿里面了,外面除了毛毛真的和女人差不多。岳母笑着拍打着我光溜溜的屁股,老婆已经离开卫生间门口了,”妈,你们笑什么?“我笑着摇摇头不让岳母说,啊惠厥着嘴走了。我这人包皮比较长,自己也不注意洗那里,来回一折腾小鸡鸡竖起了脖子,包皮缩了下来,暴露出了里面的脏东西,给岳母发现了。”阿雁,你看你,这里面脏到,这么大的人啦,自己也不经常洗干净,要是发炎了就麻烦了。“说着轻轻的把包皮再往后捋了捋,手上擦上沐浴液,轻轻的帮我洗起来,本来那里就狠敏感,又是第一个其她人帮我洗,连老婆都没有帮我洗过那里呃。小鸡鸡直直的竖着,岳母仔细的洗着,那神态就像帮她孙子洗一样,绝无成年男女间的感觉。我站在哪里任由岳母摆弄着,享受着哪兴奋但又有别于夫妻之间奇特的性感觉。

  第二章:老护士的手艺

  自从洗澡的事后,我决心去切掉包皮。谁知老婆却说:”那不便宜你了,你那东西不但给我摸还给妈摸过,这下又给那些护士们摸。“我撒娇的说:”什么啊,我亏大了,给那么多女人看过,还值钱的?“她丢下一句话,”得了便宜还卖乖“。

  手术也不大,先是护士剃毛。你想啊,自家养的小鸡终于把毛长长了,现在又要把他剃掉,心里好是新奇。那天是一个老护士帮我被的皮,心里总有些失落感,总想是一个年轻的护士帮我剃就好了,那个老护士还叫老婆出去等,老婆朝我撇撇嘴生气的出去了。那个老护士见得多了,根本就没有拿男人的鸡鸡当回事,不像那些实习护士又害羞又想摸摸的心里。往往还会把鸡鸡搞痛或者割出点血什么滴,但男病人总会喜欢给小护士弄。那个小家伙过给一个老护士这样那样的折腾,小公鸡还是很反感的竖起起了脖子,搞妥了护士轻轻的拍拍我的鸡脖子说:”现在雄赳赳就算了,等割完了就别竖着啦,到时候拉扯伤口就不好受了“。看着光溜溜的下面好是兴奋,不知道为啥,也可能是这次的原因,以后就习惯把小鸡鸡的毛毛剃的干干净净的。

  手术完换药,岳母专门叫了那天帮我备皮的那个老护士帮忙换药,说是技术好。后来才听岳母告诉我,不想叫一个年轻护士帮我弄小鸡鸡,说是便宜我了,想不到岳母也会吃醋滴。

  那个老护士带我到换药室对我说:”脱裤子上床啊,还等什么?又不用你到卫生间里洗,我帮你洗了,够服务好了吧。“人家说外科的人就这样,真是让我见识到了。我害羞的脱了裤子躺在床上,虽然上次已经在这个老护士面前脱的光溜溜了,但毕竟还是害羞的,小鸡鸡很快就竖了起来,伤口立即就涨着疼起来。

  老护士见到我的表情笑着说:”叫你动完手术不要雄赳赳了,伤口涨着疼了吧“。说完拿了酒精在我的小鸡鸡上擦了起来,还用嘴吹些气到小鸡鸡上,一阵凉凉的感觉,那东西很快就软了下来,还是老护士能耐,要是一个年轻护士肯定涨的更厉害,疼的更厉害了。

  回来后也没有感觉咋样,只是觉得不方便罢了,小鸡鸡在内裤里晃动,一不小心还把包住那东西的纱布搞掉了,我和老婆两个人在里屋商量怎么把它包好不再掉,要不是在裤子里磨来蹭去的也容易掉。正搞着呢,岳母进来了。问明原因说到,”早说嘛,省的受那些罪。“说着回她房间去了。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样东西,一条宽宽的长带子,一边还联着一条细的长带子,老婆惊奇的叫到”卫生带“。我也只是在网上看过这东西,今天可见到文物了。卫生带里有两条固定卫生纸的地方,岳母把我的鸡脖子轻轻的套在原来放卫生纸的地方,再把另一端从我胯下经过再穿过那条细带子把细带子系在我的腰上,把那两个扣子扣在前面的细带子上,怪麻烦的,但别说,好别致呢。卫生带的橡皮筋在屁股里夹着,整个屁股光溜溜露在外面,像穿丁字裤一样,只不过前面两边没有毛毛露出来了,在医院都给护士剃干净了,好性感呢,就是屁股沟觉得有点点不舒服,我拿手动动橡皮筋。

  岳母见我这样说道:”屁股里夹个东西一开始有些不舒服,过一阵就好了,那些外国人穿丁字裤的不就是这样吗?

  我笑到:“妈知道的真多,不过现在的丁字裤前面那块布大一点,还能遮住哪东西,卫生带就更加性感”。

  岳母说到:“以前年轻的时候刚用卫生带可烦了,不舒服,还要藏着掖着,洗月经带都要藏在内裤里晒,谁都不敢就那样挂在哪里晒,怕给人家知道,现在多好,在内裤下面沾一片,脏了就撕掉再换一片,一天到晚干干净净的。

  老婆叫道,”妈你啥时候还留下这东西,现在都用卫生巾了这可是古董了。啊雁,可让你逮到便宜了,我还没用过呢,你用完给我,可以当情趣内裤“。

  岳母指着我老婆说到:”坏孩子,现在你咋不说啊雁用女人东西了?哪,就一条,别搞脏了。“鸡脖子竖着固定在卫生带里,也不来回晃动了,再也没有搞掉纱布了。外面也不用穿内裤了,就光戴一条卫生带,好有情趣。后来我又在淘宝网一个女性潮流购物那里再买了一条,但感觉不如带岳母的卫生带,两夫妻一人一条,别有情趣。

  第三章:岳母的初情

  那天老婆值班,我和岳母坐在厅里看电视。我不知道为啥突然问了一个很隐私的问题,也或许和岳母之间已经没有什么感到可以隐私的事了。

  ”妈,你对男人那些细节那么熟悉滴?“我问完才感到脸红。

  岳母用眼瞪我一下说到:”雁儿!什么意思?“我红着脸说到:”妈,像我们男人拉尿从内裤旁边掏叫家雀,拉完了要甩一甩鸡脖子,像这些东西你咋知道的这么清楚滴?“岳母拿起扇子拍打我到:”雁儿,你越来越过分了,是不是怀疑我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啊?“我赶紧拉着岳母的手赔不是道:”妈,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呢?我只不过好奇你这方面咋懂得那么多则,啊惠那么新潮都不知道。“岳母打趣道:”雁儿,是不是你也叫啊惠抓住你的水枪射过水啊?“我笑着说:”别看妈你年纪大,可哪方面可是比啊惠懂得多,开放的多,就拿我穿女装内裤来说吧,啊惠就看不过眼,妈你就很支持。“岳母又用扇子拍打我几下说:”你岳父在世的时候也是个文化人,在学校教生物课,在那时候也属于开放型的人。平常有空你岳父就喜欢到山里采集一些植物标本。那一次我还没有和你岳父出去采集标本还没有结婚,两个人谈恋爱一起到山里玩也顺便采集植物标本。走着走着就下雨了,刚好我俩走到一个悬崖下面,就站在哪里躲起雨来。人家说下雨天尿多,你岳父说想拉尿,哪地方也没有多大的地方,加上我猜你岳父也想在我面前露一露他那玩意。那时候可不像现在,见面没有两次就上床了,那时候不到结婚是不会发生关系的“。

  我打趣的打断岳母的话明知故问到:”妈,是什么关系啊“?

  岳母怒怒的对我说到:”雁儿!再这样下流我就不说了。“我像个猫一样不出声蜷缩到岳母的大腿上,岳母抚摸着我的头继续说道:”我实际上打心眼里也想瞧瞧男人那个地方到底长的是什么样,那个年代可不像现在那么开放,可以上网看,那个时候除了看过一两岁的小男孩的小鸡鸡,真的不知道男人长大了那个地方到底是咋样的。就算是看那些一两岁的小男孩的鸡鸡也是远远的偷偷的瞄上一眼,那个时候的女孩子哪里敢在近的地方死楸啊,再说啦,小男孩的哪点东西都还没有发育成熟呢,不就像个兵乓球那么大点吗?光溜溜的看了也没啥大意思“。说到这岳母的脸红的好厉害。

  我枕着岳母的大腿仰望着说:”妈,哪你是第一次看男人的小家雀了?“岳母红着脸说:”是的,看你的也只是第二个,可不像现在的人那样那么开放。但你岳父哪里可不是小家雀,比你哪里还大呢。“我红着脸怒怒的瞪了岳母一眼。

  岳母继续说道:”你岳父往旁边走了两步掏出他的家伙就尿了起来,我侧侧头偷偷的望着他哪里。因为光露出来鸡脖子,没有看到鸡身上的毛,不过已经很害羞和兴奋了。你岳父好像专门要给我看似的,手抓住鸡脖子到处射,不想一阵风吹过来,尿都吹到自己裤子上了,你岳父赶紧转过身来,正好对着我,这下我看的正着。我见他往我这里射,我就惊叫到。“你射哪里啊,看都尿道我这里了,你知不知道害羞啊,当着我的面拉尿,耍流氓啊!”

  你岳父笑着说:“这不好啦,你不用偷偷的看了,刚才谁在哪里偷偷的看呢?这下看个全乎了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  我瞪着他说:“谁稀罕看你哪里啊?”

  你岳父当着我的面用手甩甩他的鸡脖子,把他那东西放回去说到:“意思你不想看了,哪刚才还偷偷的看?”

  我怒怒着说他:“你都当着我的面拉了,我怎么办啊?再说啦,你难道不是想我看看你那东西么?”

  你岳父说“想看就直说啦,装的害羞又偷偷的看”,说完就解开皮带,把里外的裤子都脱到了下面,我那次是第一次看到成年人的哪里,你岳父的鸡脖子下面长满了好多毛毛,鸡脖子雄赳赳的扬着头,鸡头红红的,连鸡嘴都长开着,只是鸡嘴只张开一个小口,下面的嗉囊黑黑的,皱皱的耷拉在鸡脖子下面,所以我跟你说你们那东西就像一根棍子挑着一个包袱嘛。我害羞的正想过去摸一下,就听到附近有人走过来,你岳父赶紧把裤子穿了回去,你们男人就是想让女人摸一下的贱骨头心理。

  我又怒怒的瞪了一下岳母说:“妈,你刚才不是说也想摸摸得吗?”

  岳母生气的把我推开了,不让我枕着她了。

  第四章:摸到没看到

  岳母腹部做手术住了院,这可是做女婿出力的好机会,再加上平时和岳母关系也很好,更是尽心。在医院里忙前忙后的,又是端屎又是到尿,吃饭喂药不再话下。看的同室的病友都眼热,加上女人之间的话本来就那个,听起来使你又感动又好气。

  那天刚手术完,岳母要拉尿,我把床帘子拉好,再把尿盆从床底下拿上来,帮忙把岳母的病号裤子解开,可能是打了死结或者是兴奋一下解不开,想着这下可以近距离看看岳母的那个地方了,不用害羞的偷偷看了,以前净是我脱光了给她看了,这下可要报复的好好看看岳母的那个地方,但越是想快点,却越是解不开,好不容易解开了病号服,刚退下外裤,岳母就用被单子遮住了哪一片地方,对我撇嘴笑笑,我把手伸到被单里把内裤退下了,而后轻轻声说:“妈,你真封建”。

  再把尿盆放到岳母的屁股底下,过了一会,岳母拍拍我的手暗示拉完了,我移走尿盆,又细心拿一些纸巾要帮岳母擦擦下面,岳母想自己来,我调皮的摇摇头小声说:“妈,你就别封建了,让我帮你吧”。说着把手伸到岳母的下面轻柔的擦起来。我看着岳母的脸泛着红晕,两个腿轻轻的夹着我的手,我趁机有意擦的久些,这可是第一次有机会用手接触岳母的下面,虽然还隔着那么一层纸,在擦到那两片嘴唇时候有意柔柔哪里。岳母腆怪的用手拍拍我说:“真调皮”。而后还用湿毛巾把岳母的屁股都擦擦,岳母比较丰润,但不臃肿,屁股圆圆的很有手感,或许因为紧张害羞,屁股夹得紧紧的。擦完了岳母赶紧自己把内裤提上来,我向她瞥了撇嘴。

  病房都兴称床号,就像监狱里叫编号一样,我岳母就是12床。

  旁边床的说:“12床阿,你真是有福气了,嫁了个怎么年轻的丈夫,还那么好心,忙前忙后的。”

  这边话还没完呢,那边就又开了。“喂,13床你也别羡慕别人,你老公不也不错嘛。”

  “你们都别说了,这年头再好不如丈夫年轻,那人老了干那事都没力。”

  “干啥事啊,干啥事啊”。她们七嘴八舌的说道。

  13床撇着嘴说道:“你们装傻啊?住院几天你们就不想赶快回去啪啪,你们那里就不痒痒?”

  我岳母实在听不过去了,打断她们的话说到:“你们积点德吧,人家是我女婿”。不说还好,这样一说就更炸锅了,我赶快到外面去了。病房外面有凳子坐在那里,她们以为我走了。

  “现在可开放了,女婿,女婿,婿婿就续上了”。

  “唉!就许他们男人搞女人啊,我们就不可以和其他男人好啊,什么世道”。

  “你别说,别人的手摸上去就是感觉不同。”

  “13床,看来你是给别人摸过了”。

  “11床,我是想啊,可有人摸才行啊,我可没有人家12床好福气,你看人家女婿帮她洗澡抹身的,你不想阿,别假正经”。

  “确实,那家里的松树皮手,摸到那里就跟刷子一样,没啥意思。”

  “哎!12床,说说看,女婿的手摸在身上有些什么感觉,和老公摸有什么不同?特别是摸到哪下面的时候兴奋吗?说来听听,等咱们也分享一下”。

  这边岳母还没有回话呢,那边就抢到:“反正是男人的手摸的,不都一样啦。”

  这边立即有人说道,“你当我们傻逼啊,老公的手和其他男人的手摸上去差远了”。

  你别说我岳母,有时说话很到位。“等明个叫我女婿给你们抹抹身不就知道了。。。”

  这话刚说完,13床就说了:“12床可是你说的,俺哪家的这两天都不来看看,刚好叫你女婿帮我擦擦身,可说好了。”还好这个时候医生来查房了,要不是还不知道说什么呢。


  【完】